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36o影视大全 ,成都午夜电影院

    来源:赤峰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3-30 21:38

    1941年,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以调动第68、116师团为主力攻打衡阳,同时又调派第40、58,第13师团一部,分路向衡阳急进策应。横山勇本人则佩戴“天照皇大神宫”神符,由长沙乘飞机于8月1日黄昏到达衡阳郊外。 8月4日早晨,日军总计5个师团,轻重炮100余门,炮弹4万发,在横山勇亲自指挥下,开始了对中国守军阵地发起第三次总攻击,核心阵地在衡阳城。横山勇骑在高头大马上举着望眼镜看着远处的衡阳城对部下说道:“一天之内,衡阳必破!” 方先觉 衡阳保卫战打响,国民革命军第10军在军长方先觉的率领下,以孤军依托城墙御敌于阵前。第10军号称“泰山军”,寓意不动如山,稳如泰山之意,乃是一支长于坚守的精锐部队。在此战前,军长方先觉因在常德作战不力(实则被诬)被贬,全军上至军长,下到士兵都以罪身守城,军中一半的浙江兵(另外一半湖南兵)因为作战不力,被讥讽为弱兵蛋蛋。 浙江兵心中感觉耻辱,常有发奋杀敌以证明清白之志愿,因而人人摩拳擦掌,誓以死战打出一场漂亮仗来雪耻的心愿,故而其意志和杀敌之心更胜以往。士气强于敌人,这是守军唯一的优势。大战打响时,白天霖是第10军190师第568团第一营的迫击炮连连长。 精锐 日军从8月4日起,日军炮兵就开始对衡阳各处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,一部分日军野炮甚至推进到守军阵地前100公尺内直接射击阵地;整个衡阳城西南半壁被日军落下的炮弹硝烟所笼罩,难辨东西。炮弹声、喊杀声、炮弹出膛的呼啸声交织在一起,守军都称其为“死神的咆哮”。 敌强我弱,面对4倍于己的敌人,第10军只得以手榴弹、刺刀一次次反冲锋,浴血死战,寸土必争。碉堡垮了,武器毁了,人被埋了,但只要有一未死者从灰烬中振臂高呼,无不创痛皆起,以一当十,以百当千,与日军血战到底,与阵地共存亡。 浙江兵(前)与湖南兵(后) 在第3师第8团坚守的五桂岭阵地,守军第3营与日军血战三昼夜,战斗到下午4点钟阵地被日军攻破。蒋国柱营长身负重伤不退。黄昏时分,张金祥团长让第2营苏琢率领仅存的60多名士兵冲向日军阵地,反复冲杀逆袭。一直杀到半夜,冲入阵地的日军被肃清,苏营长与60名弟兄全部牺牲。 在预备第10师第28团的龙山、岳屏山阵地,在日军炮火的连日摧残下,守军阵地全毁,全团伤亡过半。曾京团长指挥3个营长,先后对突入阵地的日军发起逆袭,十荡十决,冲入阵地的100多名鬼子被全部砍死,三营长翟玉岗负重伤,二营长余龙右右大腿被日军子弹射穿,依旧拖着淋漓鲜血继续作战。 日军进攻 在第3师第9团据守的天马山、西禅寺及杏花村北之141高地,遭到日军空军轰炸的次数最多,被炮击的时间最长,列阵与阵地前的日军大炮就有30多门。日军以地毯式轰炸,把第9团的木栅、铁丝网、碉堡尽情摧毁。守军无一发炮弹可以还击,众多忠勇官兵成了屈死的冤魂。但即使如此,当日军冲上天马山、西禅寺阵地时,残存的守军官兵立刻发动攻击,杀得日军积尸数层,第9团第6连全部壮烈牺牲。 8月5日,日军继续以优势兵力猛攻衡阳各处阵地,战斗终日不停。守军阵地全毁,不眠不休,不饮不食,继续拼死抵抗。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代价,但守军也伤亡过重,衡阳城已经监视了40多天,打破了日军一天占领衡阳的美梦,也完成了守城任务,全军伤亡过重,已经无法再继续坚持。 迫击炮队 当天晚上,方先觉军长召集4个师长开会研究后续作战方案。周庆祥师长主张突围,但衡阳城内有伤患6000多人,这些人伤重无法突围。最后,方先觉决定继续死守,不成功便成任,与衡阳城共存亡。 当夜日军继续向五桂岭阵地进攻,坚守此地的190师第570团包括团长在内,仅剩下了90余人。在岳屏山、接龙山第28团阵地,官兵经过多次冲杀,已经仅剩下70余人。在天马山阵地,第9团、第29团仅剩下了共20人。在西寺阵地南部,师部搜索连仅存10余人。8月6日,第190师568团第5连阵地被日军攻破,连长及20名士兵全部阵亡。副团长李适在增援中牺牲,二连长井启第一同阵亡。 日军重机枪队 8月6日,白天霖所在的迫击炮连在战斗中,发现一日本军官挥舞军刀指挥日军前进,白天霖于是发射了最后仅剩的8发炮弹,这股日军当场被歼灭。战后通过日军的报纸才得知,日军第57旅团旅团长吉摩源吉被迫击炮弹击中,炮弹自腹部贯穿而出,鬼子当场被打死。 下午15点整,五桂岭、岳屏山先后被敌突破。入夜以后,西禅寺、外新街两阵地因守军全部罹难而陷落。其余各阵地均与敌形成犬牙交错,官兵抵死缠斗,寸土必争。8月7日,日军500人突破青山街,第7团第3营王金鼎力战阵亡,鞠震寰团长带伤指挥,战斗到晚上九点时,鞠团长中弹牺牲。此情此景,方先觉命参谋孙鸣玉写下最后一份电文,准备与日同归于尽。 日军施放的毒气弹 8月8日上午10点,日军突入衡阳市中心,方先觉军长举枪欲自尽,幸被辎重团团长李绶光、副官王洪泽救下。此时日军派来谈判使者,在为顾及6000伤兵的情况下,方先觉接受了日军的投降方案,命令各部放下武器,接受改编为“先和军”。长达47天的衡阳保卫战自此结束,衡阳保卫战成为了抗日战争时期坚持最久的一战。 衡阳保卫战,浙江兵与众多士兵为雪前耻,为保家卫国死守衡阳,孤军坚守衡阳47件,毙伤日军12000余人,全军成排、成连、成团地壮烈牺牲,一个团打到最后仅剩10几人,他们用最铁血的表现雪洗了耻辱,用牺牲证明了自己并非弱兵。 日军遗留的迫击炮弹 1980年代,白天霖的战地日记被人发现,白天霖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此战的经过,写下了浙江兵和其他兄弟死守衡阳最铁血的一幕。如今读来,此战依然令人肃然起敬,令人难以忘记。 参考文献:《正面战场·衡阳会战》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35956322476423539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36o影视大全 ,成都午夜电影院 sitemap